您的位置:首页 > 都江堰人文 > 历史文化>正文

离堆会被冲毁吗?

时间:2015-08-07 22:09:15    来源:    新闻首页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清代都江堰水利工程史上的一次失误

作者:王克明

  《历代都江堰功小传叙》(宣统三年1911年钱茂著,王人文叙)有这样一段话:往者,都江之水尝为民害,堰以潴泄之始,有利无害,故曰:堰功也。堰不能自为功,孰与功之?堰不能久有功,孰令久之?则人为之也。都江堰水利工程之所以能历千年而不废,并非一蹴而就,而是历代都江堰人共同智慧的结晶,在与洪水的长期斗争中,都江堰人承前启后,在总结治水实践的基础上留下了许多治水格言,堪称宝典。但是,也有失误和教训有待我们记取。

图1凿去崖脚的三道崖正面

近日,都江堰市档案资料编研开发领导小组领导的馆藏档案资料编研课题组,发现了发生在清代的都江堰工程史上的一次失误造成灌区洪灾。清代《光绪增修灌县志》(1886年)记载:三道崖与离堆相峙如门,李王凿此原留支趾以当江冲,近被何观察(道员-编者注)咸宜凿平(见图1),为全蜀害。《历代都江堰功小传》(钱茂著)堰功杨若黼条下有以下文字:同治初癸亥年(1863年)水益,都江堰坏。成绵龙茂道何咸宜来县督修,误凿三道岩支足(见图2),自是频遭大水,冲没田庐无算。史料多处记载何咸宜误凿三道崖支足

图2  凿去崖脚的三道崖侧面

  后造成灌区灾害。灾害仅仅是洪水吗?由于历时不远,当时的记载也仅能如此。且让我们在144年后的今天,结合实地考察,进一步审视这次误凿造成的危害。

  一、黄云鹄的醒悟与警示

  今离堆伏龙观内,有清代著名学者,经学家、文学家、书法家,当年的成都知府黄云鹄于同治十年(1871年)题壁书法“川西第一奇功”及《离堆伏龙观题壁记》:同治十年四月,久旱弗雨,祷雨弗应,人言离堆下有伏龙,祀之可得雨,乃单骑驰请。斋宿观中,累日临崖盼雨,因得遍览内外江诸胜与象鼻鱼嘴、湃水缺,人字堤。水势冲击停伏,分张回合之所然,慨然叹李太守真神人!宜血食千载,其神明所照,功力所及,亦实足千载后人率而循之,终古无弊可也。离堆对岸旧有石插江心,同治初,某观察(指何咸宜道员-编者注)以桴行不利,决计铲去。离堆益当江冲,桴滋多损。嗟呼,前人“深淘滩低筑堰”六言之微旨,虽合内外江通言之,其妙机实握于此。向若可去,李公何吝举手之劳。这段文字大意是说,就在黄知府到伏龙观求神祈雨的这段日子,对都江堰水利工程各组成部份进行了详细观察,深有所悟。一方面感叹“李太守真神人也!”另一方面,惊呀地发现何咸宜为便于行舟过筏,铲去了三道崖支足铸成大错。在都江堰建堰之初,正是由于内江河道有三道崖与离堆“相峙如门”(因此也叫“张扉岩”),才将飞沙堰的位置安排在三道崖对面,并在其下开人字堤。三道崖支足的作用一方面是配合飞沙堰、人字堤发挥泄洪排沙的功能;另一方面,使水流在离堆前面产生迂回,减少洪水对离堆的冲击,保证离堆的安全,这正是李冰乘势利导鬼斧神工之作。“今去之,他日必重受其累。但愿吾言不验,则益州之福也!”黄知府深刻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预言必将因此而造成严重后果。

 

  于是,“因题六言壁上曰:川西第一奇功。用申景仰,且附数言志恨(见图3、4),以儆后之私智自用,敢坏古人成法以厉民者”。对此表示遗憾,并郑重题字壁上警示后人,不要再自作聪明,敢于破坏古人经多年经验积累形成的治水法则来危害百姓。

 

图3  黄云鹄题壁

图4  《离堆伏龙观题壁记》

二、胡知县的惊叹和呼吁

  就在距黄云鹄题壁三年(铲去三道崖支足10年)之后的同治13年(1873年),胡圻上任灌县知县,去伏龙观进香,详读黄云鹄“川西第一奇功”题壁及跋,同时在伏龙观后殿“则见离堆崩塌一角,廊房倾圯,楹柱虚悬,询诸父老,述及:自凿三道崖后,成属十余州县连年旱涝,冲毁农田不下十余万亩,地方受累无穷。”胡知县惊叹:“呜呼,黄观察之言果验矣!”于是“因与邑绅、山长劝捐成款,用坚石层叠垒砌,上以大木横排,铺石筑土,并将塌处改建一楼以观水则,因复旧制”。并于(光绪元年(1875年)写下《补修伏龙观离堆记》竖碑立于伏龙观壁间(见《都江堰市金石录》,今碑佚,文存于《灌县文征》)。

  离堆冲毁之处的修复工程虽然是完成了,但由于自己能力所限,冲毁离堆的祸根——三道崖铲去的支足还没有筹钱修复,于是留下了“工虽告成而三道崖尚未筹修,恐离堆仍难永固”的遗憾。“见已请于上台,酌筹巨款。更有望于急公好义者共襄其事焉”。只好请示上级筹集更多的钱用于修复。更希望有急公好义之士来共同完成这件大事。

  三、彭洵《灌记初稿》对三道崖的解释

  光绪二十年(1895年)彭洵著《灌记初稿》,其中“水利篇”写到:同治二年,成绵道何公咸宜奉檄督修,越明年甲子,为木贾所愚,误凿斗鸡台下山趾即三道崖而堰遂不可救治。盖江水急流缓受自虎头崖下,山足一抵,水势趋南,南岸鱼嘴砥之向北,水势遂趋斗鸡台下,山足状如鸡距,激荡奔流使之南去,南堤鱼嘴曲折缓受,复使之北,又有人字堤潆洄其势,使正流直注入象腹(此处将离堆比喻为大象-编者注)灌入宝瓶口,象腹之北腹以象鼻潴水,徐徐吐出,不使冲击为患,然后折而东。薄(迫近)城以下,是堰之增减,赖离堆山口以检制之。离堆障峙赖三道崖以支护之,崖脚存则离堆可久,崖脚去,则离堆可危。此所谓堰右检左者,固李公之奇功因地置宜之神思也。三道崖的作用和重要性,在这里已经讲得很清楚了。

  四、遗患还在继续

  李冰在凿宝瓶口的时候,在宝瓶口留有一块未凿去的岩柱,与离堆相连,形如象鼻,清代叫“象鼻岩”。光绪《增修灌县志》有“灌阳十景”,其十景之一“离堆锁峡”记载:“离堆当灌城西隅,……当水一巨石如象鼻卷然没水中”。象鼻与离堆相离最宽为3-6米,可容一至二人,长约10余米,其位置在离堆伏龙观山脚,宝瓶口进水口右侧。由于宝瓶口段河道束窄,每至洪期,湍急的江水在宝瓶口形成“一波三折”的“花洲”,漩转至主流区而下。明代万历年间四川巡按御史郭壮在《离堆》诗中写到:凿破鸿蒙一窍,中流巨石如杠。障住洪涛万倾,分来白水双江。离堆象鼻正当水冲,象鼻的设置并非为了景观,它缓冲了激流对宝瓶口的冲刷,越两千年而不废。

图5  离堆象鼻岩,清末民初

然而就在铲去三道崖支足之后的数十年里,象鼻受损日益严重。照片显示,至1934年,离堆象鼻已由原来粗大的“象鼻岩”,逐渐变成为一块悬石,离堆周围已受到激流严重冲蚀。

 1939年,为了保护象鼻离堆的历史面貌,继续发挥象鼻对宝瓶口水流的缓冲作用,对已严重断裂的离堆象鼻作了人工补修加固和支撑(见图7)。

图6   1934年的离堆和象鼻

民国32年(1943年)《都江堰水利工程述要改善大纲》中对“离堆宝瓶口”有如下描述:水经此口势极湍激,口外右侧有怪石峙立水中形如象鼻。口内左侧山石上立有标准水标。可是这个经受了两千年冲刷的象鼻,再也经受不住洪水和木的冲击,在黄云鹄题壁预言76年后的1947年7月初,终于“毁于山洪”。离堆象鼻子没有了!

图7  冲毁前的象鼻

 

  五、毛主席的远虑

  1958年3月2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主席视察都江堰,在了解都江堰泄洪、排沙、灌溉的原理后,站在伏龙观后殿的离堆岩石上,看滔滔江水直冲离堆而来,正在日复一日对离堆造成危害,立刻意识到当前所在的这块脱离了母体的小山堆在都江堰水利工程中的重要作用,俗话说水滴石穿,这块岩石能经受激流长期冲刷吗?心中涌起一丝隐忧。询问道:“这岩会不会被洪水冲毁?”回答:“不会的,这是粒岩很坚硬” 。“一百万年以后会不会?”无人能够回答。毛主席所虑之事,其实正是两千二百年前的李冰想到并做好保护措施的。可是,没有人告诉他清朝时期发生在他眼前河道上的都江堰工程史上的这一“误凿”,他也无缘仔细研读黄云鹄《离堆伏龙观题壁记》。伟人的判断是英明的,如果照那几十年时间的损毁进度,离堆被冲毁将是必然的。

图8  被洪水冲蚀的宝瓶口离堆一侧,1970年

  六、因为有了水泥

  所幸的是,由于现代科学技术的日益进步,水泥的诞生和钢筋混凝土浇铸技术的应用使都江堰工程的永固看到了希望。两千多年来,都江堰鱼嘴、飞沙堰及内外江河堤经历两千多年的竹笼卵石护坎,这在以前是唯一科学可行的有效方法。也曾有条石相连及铁龟、铁牛镇水等经历,但在肆虐的洪水面前,都没有逃脱被冲毁的命运。“岁修”是都江堰水利工程建设和维护的必备之功,而且是每年动用千军万马的浩大工程。自1935年起,始用混凝土浆砌块石培修鱼嘴。

  新中国成立后,都江堰水利工程维护更新的历史翻开了光辉灿烂的新篇章,真正进入了有计划大规模建设发展的新时期。在人民政府管理下,除遵旧制进行“深淘滩,岁勤修”外,1964年改竹笼垒筑飞沙堰为浆砌卵石坝,并将水泥浇筑技术应用到都江堰主体工程和各干、支渠的整修工程中。而今有了钢筋混凝土堤坝和水泥浆砌卵石保坎,洪水再想肆虐就不那么容易了。1970年冬,四川省动员2800多名民工加固离堆、宝瓶口,将内江完全断流,抽干伏龙潭,对离堆和宝瓶口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整修和加固,主要工程是从宝瓶口两侧沿基脚用钢筋混凝土进行衬护,加固高度达17.4米,浇筑混凝土8100立方米。如今,加固后的离堆更加坚固。

 

图9  1970年维修伏龙观,用混凝土加固离堆

  通过近几十年来的不断整修,都江堰支流渠系更加完善规范,随着灌区面积扩大和成都市城市用水量的增加,1974年修建了外江闸,1992年建飞沙堰堰尾拦水闸,增加了内江水流量,都江堰灌溉面积得了到突飞猛进的提高,已由1949年的282万亩发展到上世纪80年代末期的1100万亩

  2002年11-12月,伏龙潭再次被抽干进行安全检查,因受激流长年冲刷,离堆底部水泥基础与岩石相接处露出一条长长的裂缝,宝瓶口下端的岩石也出现了一条长约10米、高约1米的裂缝,但不会危及离堆安全。都江堰管理局立即采取措施,对这两处损伤用混凝土进行了浇铸

  如果没有水泥的出现,离堆的今天会是什么模样,那可真是难以想象。

  140多年后的今天,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历史已经翻开崭新的一页,三道崖支脚的作用已经没有当年那么重要了,我们也不必担心离堆会被冲毁。但是,总结前人治水经验,充分认识“乘势利导因地制宜”的治水思想,深入挖掘我市历史文化资源是永远也不会过时的话题。

图10  加固后的离堆,2002年

  随着科学技术的日益发展,在科学思想和科技进步的指引下,黄云鹄先生“他日必重受其累”之虑可以休也。这不仅是“益州”之福,更是中国之福,世界之福。

图11  今日之宝瓶口

   参考文献:光绪《增修灌县志》、《灌县文征》、清代《历代都江堰功小传》、《灌记初稿》、《都江堰市文史资料》、《灌县志》1991年版、《都江堰市金石录》、王才友、傅子全编、《灌县都江堰水利志》罗君述著、《中外名人与都江堰》陈先哮编著。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